不太方便,我要等我们老板,不能走开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0
  • 来源:日本一本久道热线

  不太方便,我要等我们老板,不能走开。”

  她的态度很端正,不卑不亢,不平也不淡。他们之间,该聊的早就聊过了,现在,她不觉得还有再继续的必要。况且,她根本就不想跟他聊,对他这种人,多说一句话,都会让她觉得受伤。

  “耽误不了你太久时间,就在这里聊。”

  出乎意料地,他并没有生气,态度也很平静,只是慢慢走向她的步伐,却给了她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  本想拒绝的,但想了想,她还是妥协了:“那好吧,你想聊什么?”

  “为什么没收那一百万?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不是应该说解除婚约的事么?不是应该说让她走得远远的么?为什么他问的,偏偏是这个?

  “回答我。”

  他很强势,至少,表面上看着如此。

  慕千雪淡淡抬眸,望向他时,眼中有许多许多的不解。这种话,他不知道不应该对自己说么?难道他不怕自己会因此而误会,他这么多年来还在关心着她?

  关心?真是笑话!

  “因为用不上。”

  说这话的时候,慕千雪的脸上,挂着骄傲而自信的微笑。是啊!她做到了,虽然吃了不少苦,虽然费了不少的劲,可是,没有那一百万的施舍,她一样带着妹妹活得好好的。

  她,不吃嗟来之食!

  “是真的用不上,还是你做了别的用途?”微眯起眼,他的表情很严肃,但,那种严肃却让慕千雪觉得更加讽刺。落井下石的人是他,表示关切的人也是他,怎么着?这么多年来,突然良心发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么?

  会不会太晚了?

  “你还是直接点吧!有什么就直说,不用拐弯抹角。”她的表情很恬静,脸上淡淡的任何情绪也看不见。这几年来,她已看过太多人的脸色,早已学会了保护自己,脸上的微笑,根本不用她刻意,只一变换心情,她便已开始‘伪装’。

  从她的眼中,他看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排斥,一直以来,他以为自己才是排斥她的那个人,可现在,似乎一切都反了向。他似乎还在关注着她,可她,却比他想象中还要有怨气。是的,怨气,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她周身弥漫着的怨气。

猜你喜欢

是喔?可是现在很晚了欸,我开车回去也许一个不小心会出意外,

是喔?可是现在很晚了欸,我开车回去也许一个不小心会出意外,就算搭车也可能遇到坏人,遭遇不测……」「倪语霏!谁教你胡乱诅咒自己?」他板着眉眼喝断她的口无遮拦。她没承认自己的确是冒

2020-04-26

没有温度的声嗓兜头罩下,倪语霏抬起头

没有温度的声嗓兜头罩下,倪语霏抬起头,和一双深邃瞳眸撞个正着,霎时有些失神。天!?这位满脸落腮胡的大叔眼睛好迷人,不但如潭幽深,眼珠还是褐色的,而那眼底隐隐嵌印的一抹忧郁,莫名

2020-04-26

可不是吗?他的情绪向来不易受人影响

可不是吗?他的情绪向来不易受人影响,更何况他的第六感出问题并不关那个小胖妹的事,事情过去就算了,何必让她继续左右他的情绪?“那是因为……车子总被比喻成男人的老婆,见它被甜品泼洒

2020-04-26

彷佛想证明是自己眼花,把纤细美人看圆了

彷佛想证明是自己眼花,把纤细美人看圆了,齐仲安瞇眼直盯着那道逐步靠近的人影……完全没察觉到有人在看她,邵圆缘脚步轻快的走着,她刚去邮局办完事,特地买了口碑极好的烧仙草和豆花要给

2020-04-26

轻轻地,他提手轻描她细致的柳眉,

轻轻地,他提手轻描她细致的柳眉,指尖划过她挺直的俏鼻,来到她弧度优美的小嘴,指腹暧昧轻柔的在她红唇上来回摩挲,眸色暗暗转深,疑惑也渐渐扩大。他们是那样契合,他感到此刻仍鲜明记得

2020-04-26